《伊索遊戲》三隻動物 三個導演 三廂情願
熱門文章

《伊索遊戲》三隻動物 三個導演 三廂情願

05.12.2019
永高

《伊索遊戲》以《伊索寓言》中老是常出現的烏龜、兔仔和小狗,三隻小動物代表三位性格迥然不同的少女,當她們的生命線巧合地連在一起時,到底會發生怎樣的化學作用?最後發現:不管觀眾、導演以至演員,戲裏還是戲外,大家都在一廂情願。

《屍殺》式局中局中局

寓言不止古希臘的伊索,中國也有千萬故事傳奇,其中關於「一廂情願」的典故是這樣的:據說古時福建一帶富戶誕女,會在庭園栽種一棵樟樹,十數年後待樟樹長大,代表女兒也亭亭玉立了,其他富戶看到便來提親,相親成事後女家需將樟樹砍下,將浸出淡香的樟木製成大箱子,裝滿陪嫁品,連同女兒歡歡喜喜的嫁到男家。因此,最初「一廂情願」是可愛的、美好的、具盼望的,到後來才發展成如今日單向的、跟期望有落差的、可恨的遺憾。《伊索遊戲》讓觀眾感受到的可愛與可恨,最少可以裝滿三個樟木箱子。

《屍殺片場》導演上田慎一郎夥拍淺沼直也、中泉裕矢三人同時執導《伊索遊戲》,三位少女代表三隻小動物,企圖成為伊索寓言式的童話變奏。
《屍殺片場》導演上田慎一郎夥拍淺沼直也、中泉裕矢三人同時執導《伊索遊戲》,三位少女代表三隻小動物,企圖成為伊索寓言式的童話變奏。

第一廂情願是來自觀眾。電影公司掛着「原班人馬」宣傳《伊索遊戲》,觀眾自然抱有高度的期待,畢竟大家對《屍殺片場》去年締造「從只有兩間戲院播放到全球狂收3000萬美元票房」的神話還記憶猶新就像福田雄一拍過《勇者彥義》成為現今動漫改編王一樣,上田慎一郎拍罷《喪屍》也榮登日本扭橋王,每一齣電影都扭盡六壬、每次都局中局中局、後設後設再後設(真的很後設所以要說三次)。

今次《伊索》也一樣為觀眾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這種驚喜源於觀眾對劇情「一廂情願」而製造的落差,也就是所謂電影邏輯的故事推進,例如黑社會一定大奸大惡、綁架一定是主犯加害肉參、女生總是作為被拯救的對象、帥哥一定搭上美女……上田慎一郎的劇本最善於先為你奉上各種先入為主、既定俗成的套路,然後再親手將它來個180度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這種擺弄情節以做出極端落端的效果在這齣新作中繼續生龍活虎地呈現,讓觀眾猶如坐過山車般刺激。

「一片三導」未忘初心

第一廂情願來自導演。今次《伊索》導演並不止上田慎一郎,還有兩位曾參與《屍殺》的製作者,一位是原本負責劇照的電影學校講師淺沼直也,另一位是《屍殺》副導中泉裕矢。電影最初的構想很美好,就是由三個人分別負責一位女角,透過不同拍攝風格來帶出三位女角不同性格和故事。「一片三導」可能還有另一個善良的企圖,就是希望透過上田慎一郎的名氣帶動更多新晉導演出道,為日本影壇帶來更多新面孔。

可惜初心雖好,實際執行上卻顯得力有不逮,破綻處處。電影前半段為了要讓觀眾先培養既定俗成的故事架構,花了近乎三分一的時間來建立根基,讓人感到冗長。上次《屍殺片場》同樣用了電影近一半時間來拍一場「低成本製作九流喪屍片」,但為什麼就不覺悶呢?原因是上次上田慎一郎一個人操刀,拍出了那種低成本血殺片製作的戲謔調侃,今次卻由三位導演訴說一個故事,情節零碎,令電影不夠一氣呵成;三人說故事的手法和節奏也不同,令人看得失去重心,甚至可能會因跟不到故事脈絡而看得一頭霧水,直至後段三條故事線匯聚,觀眾才能一步一步跟回電影脈絡,重拾觀賞節奏。

紅甘演的小狗與父親一起經營「復仇生意」,成為電影故事中出現轉折的一個關鍵。
紅甘演的小狗與父親一起經營「復仇生意」,成為電影故事中出現轉折的一個關鍵。

初代貞子再現大銀幕

最後是「演員」的一廂情願。《屍殺》之所以好看,除了劇本出色,演員演出應記一功,特別是女主角秋山柚稀,雖然素人出身但能完美表達到從最初放不下Idol包袱被導演罵個狗血淋頭到最後憑自己努力做好演員本分的大轉折;反觀《伊索》女主角石川瑠華去年拍過《在猿樂町相見吧》曾獲堤幸彥、大根仁等大導演讚賞,但《伊索》中的她卻未能將從虛怯無助的小烏龜到精明幹練的智慧老龜的顛覆性轉變好好發揮。

飾演星二代的井桁弘惠現在有演現正熱播的《幪面超人ZERO ONE》
飾演星二代的井桁弘惠現在有演現正熱播的《幪面超人ZERO ONE》

幸好《伊索》的陣容沒有像《屍殺》那麼素人,還有其他演員支撐,例如飾演星二代的井桁弘惠現在有演現正熱播的《幪面超人ZERO ONE》,而最令人意外的是戲中飾演星媽媽的佐伯日菜子,也即是第一代《午夜凶鈴》的貞子,當年她被長長黑髮遮蔽只露出一隻反白眼,認得她是因為亞視重金禮聘請她越洋參與《我和殭屍有個約會2》演出,飾演網絡怨靈兼杜汶澤情人。事隔多年能夠看見貞子再現大銀幕雖未算驚喜萬分,但總教人懷緬,她的表現也一定比最新上映劣評如潮的《貞子》優秀得多。

一廂情願 本屬善良

戲裏,三隻小動物代表三個角色企圖成為伊索寓言式的童話格局,未竟全功;三位導演期望注入不同風格為電影帶來衝擊,效果亦未如理想。戲外,社會之於政府的訴求、人民期許執法者的自我管束……我們是否同樣抱持太多本屬善良的一廂情願不放手?

作者簡介

永高,傳媒工作者,認為錢鍾書最Mean「文憑是阿當的樹葉,可以遮羞包醜」;韓寒最有道理「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太宰治最一錘定音「虧你啊!好意思談什麼感想!」

永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0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