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的詩意 時代的共鳴
熱門文章

本土的詩意 時代的共鳴

276
25.11.2019
黃靜美智子
陳麗珠較着重對肢體的探索,希望善用肢體動作填補語言以外的空缺,保留其中的情感或想象的空間。
陳麗珠較着重對肢體的探索,希望善用肢體動作填補語言以外的空缺,保留其中的情感或想象的空間。 

編作劇場(Devising Theatre)有別於話劇以劇本為主導,它摒棄劇本,以概念為本,透過特定元素或即興,繼而篩選編輯。進劇場是首批在香港做編作劇場的劇團,創辦人陳麗珠(Bonni)表示自己會揀選經典作品,「所謂經典,是指作品沒有區域和時間的限制,讀者都有共鳴。我想將這些作品用自己的方法放進劇場裏呈現,而不限於劇本。」今次進劇場就以香港作家也斯為文本創作《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呈現如詩如畫的本土意象。

Bonni說話輕柔,身形瘦削,穿着一襲白長裙,走路輕盈恍如練習舞步似的。「我較着重對肢體的探索,因為我覺得好多東西是無法以語言文字形容,而善用肢體動作能夠填補這種空缺。」

也斯的本土

Bonni過往也有做過香港城巿空間的實驗,今次《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是她首次以香港文學作品做編作劇場,嘗試用現今的聲音和軀體去演繹也斯的文字深情。她帶來好幾本也斯的作品集,書中貼滿備忘便條。「也斯在詩作中描寫很多本地的素材。他比我再早一個時代,有些東西我都沒有見過或印象模糊,但我能從作品中連結到時代的風貌。對於一些更年輕的設計師、演員,或是觀眾,又有更長遠的連結,就像一個lineage(世系)似的。」

她形容也斯「好香港」:「他的本土觀察很強,在其作品總能感受到他很愛錫香港。」然而,她亦坦言這次編作劇場十分困難,「詩不似話劇有戲劇推進的張力,詩是好濃縮的語言,但好有力量。」

Bonni為是次劇場創作了十二個劇場繪本,「因為詩不只是角色關係,而是意象的呈現,我想強調這種視覺空間的想象。」她更特別揉合了粵劇元素,以粵劇唱腔來唱其中一首詩,把昔日在街頭巷尾都能聽到粵曲的光景呈現出來。

也斯著有多本詩集、散文及小說,其本土觀察很強,在他的作品呈現各式地方獨特風貌。
也斯著有多本詩集、散文及小說,其本土觀察很強,在他的作品呈現各式地方獨特風貌。

一同經歷一首詩

若要以本土為創作原材料,就不能不跟隨城巿的生命而發展。Bonni坦言這年夏天發生至今的事都很影響團隊的創作。那麼在社會運動發展如火如荼的當下,劇場扮演什麼角色?Bonni沉思一會,形容劇場是聚合人的地方,「劇場是一個refined(精煉)的空間,去打開一些事物並觀察。一個人讀也斯的詩可以很舒服,但在劇場裏幾百人一同經歷一首詩、一個意象,能夠產生共鳴,除了感動,也有思考的空間。這不是獨自讀詩的經驗,而是表演者和觀眾一起投入到劇場裏,一同思考。」

也斯曾言,我們使用文字,是因為我們想改變事物。Bonni認為:「許多事物不是單純給予答案,而是要大家一起去面對問題,有更闊的探索,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帶來一個改變。」劇場雖然是個虛擬的世界,但同時充滿生命力,能夠呈現人生百態,反映世界。當劇場外的戲劇性比劇場內的更大,我們或許能藉着詩思索困局的出路。

「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

日期:11月29-12月1日

地點:大會堂劇院

查詢:http://theatredupif.com/zh/coming-next

黃靜美智子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y191106may004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