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劇《大笑喪》 嬉笑中思向死而生
熱門文章

舞台劇《大笑喪》 嬉笑中思向死而生

28.08.2019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果有人在你面前快死,你會如何?」要是你毫不猶豫回答說:「救他!」,《大笑喪:喪笑大晒》編劇一休會為此答案感到不滿意。

他認為這個問題蘊含着對生命意義的思考,因此寫下舞台劇,以喜劇和荒誕方式與觀眾來一場「生死思辯」。

《大笑喪》在嬉笑荒誕中引發對生死的思考。(攝影:Benny Luey)
《大笑喪》在嬉笑荒誕中引發對生死的思考。(攝影:Benny Luey)

爺孫間「求死」的角力

《大笑喪:喪笑大晒》由八十多歲的爺爺誤服藥物開展故事,醫生說只要數小時內他到醫院洗胃便能原好無事,否則他會慢慢失去知覺步向死亡。而他卻選擇後者,並冀望辦一場「大笑喪」,孫兒力阻,兩爺孫由此展開「求生抑或求死」的角力。

一休娓娓道來劇本的靈感,原來竟是來自年少時看過的一齣老鼠紀錄片。片中老鼠的繁殖率十分高,高得令糧食和生活空間也不夠,是以牠們會隔一段時間聚集去跳海,每次只有10%的老鼠能夠存活。「牠們的死亡是為了生存,要大量死亡才能令族群生存下去。」他頓一頓續說:「這令我思索到珍惜生命這句話說得太簡單,我們應該要進一步思考為何要珍惜生命。」

是以他先於2002年,推出「死亡三部曲」的第一部《想死》講述死囚懇求獄卒救他的求生故事,再於五年後創作《大笑喪》,從另一個面向討論生死。死亡畢竟是一個較沉重的話題,因此他望以喜劇形式,讓觀眾投入其中,再去思考這齣沒有答案,只有對生命提問的劇目。是次於「賽馬會藝壇新勢力計劃」三度重演劇目,演出節奏將更明快。一休指在這個時刻重演,觀眾或會有另一重反思,「當有人說我們看見社會正步向死亡,我們選擇不理還是干預,同樣都要思考背後的原因。」

簡單的一句「珍惜生命」,一休指其實這話背後意義殊不簡單。
簡單的一句「珍惜生命」,一休指其實這話背後意義殊不簡單。

死亡逼使我們直面關係

除了對死亡的再思,飾演爺爺的蘇育輝及孫兒的薜海暉,異口同聲指他們在排演中同時也對血緣關係有更多感悟。劇中兩爺孫的關係原本較冷漠,但在生死關頭的爭辯中磨合、了解,重新連繫上,孫兒也因這份血緣關係學習陪伴及面對原本距離自身較遠的死亡。

身兼曲詞創作的一休,在劇中也特別創作歌曲《總有一些事》論及關係中及時的重要。歌中說道孫兒小時不解爺爺為何可以紋身,而自己染髮則會被罵。在爺爺「求死」時,才發現紋身是望在當年打仗時即使被炸至粉身粹骨也能被人認出。「很多人都是父母在世時,不願和他們多聊天,那麼他們的故事也會隨着他們離世埋在泥土中,才發現我們一輩子也不會再能知道這些故事。」學習面對死亡,讓我們同時學會如何活、如何珍惜眼前人。

劇中還有黃曉初(中)飾演的樂師一角,在過程中拓闊爺孫的生死思辯。
劇中還有黃曉初(中)飾演的樂師一角,在過程中拓闊爺孫的生死思辯。

《大笑喪:喪笑大晒》
時間: 9月13-14日 晚上8時;9月15日 下午3時(此場設演後座談)
地點: 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門票: 港幣$200 (不設劃位)(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8/img-366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