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香港街頭 察看被遺忘的一群
熱門文章

捕捉香港街頭 察看被遺忘的一群

20.12.2019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inho拍下這張「麥難民」照片時,不禁反思香港其實只是看似繁華,背後其實有很多讓人看見發愁的事。
Kinho笑言自己的作品比較dark,未必很多人喜歡看。但他拍下低下階層的勞碌一面,其實很容易讓人代入其中。
Joe喜歡拍模糊的照片,因為他覺得自己有時會對眼前的人及社會感到陌生,他會以鏡頭表達疑惑。
Kinho其他作品
Joe其他作品
Joe其他作品

聽過中環何蘭正的,就知道這兒是一間本土味十足的酒吧,懷舊裝潢配上霓虹光管。最近,這兒還展出以「香港街頭」為主題的相展。

相展集合九位攝影師的作品,以不同視覺呈現香港街道。當中最吸引記者目光的,是一幀幀街頭小人物,如露宿者、拾荒老人等的照片。他們是一羣常在我們身邊擦身而過,卻少有被我們注目的人。藉着是次相展,拉闊我們對香港街頭的想像。

繁華以外的香港街頭

提起香港街拍,大多印象會是特別找地方拍人像,或拍下標誌性建築的照片。《Prologue: Hong Kong Street》相展參展攝影師林敬豪(Kinho)說:「我覺得除了這些,是可以再多一點。香港常讓人覺得是一個富裕的社會,但細心一想時,其實還有很多人生活得很艱苦。要記錄香港街頭,就需要由不同面向拼湊而成,有人選擇記錄繁華都市一面,我就選擇記錄另一面。」

林敬豪(Kinho)(左)和Joe Lee(右),皆是攝影組織「Ménos 心象社」成員。Ménos由一群攝影愛好者組成,會不定期舉辦不同攝影相關活動。
林敬豪(Kinho)(左)和Joe Lee(右),皆是攝影組織「Ménos 心象社」成員。Ménos由一群攝影愛好者組成,會不定期舉辦不同攝影相關活動。

其中一幀他在麵店拍下的照片,讓人留下頗深的印象,他娓娓談起照片的由來。有天,他下班後光顧附近的麵店,吃飽後就出外抽煙。突然一回頭,他瞥見在煮麵的大叔也正在抽煙,然後心裏浮起一句:「喂,為何我好像就在看自己? 」同時,他覺得大叔臉上更添一份愁緒,於是捕捉下這一幕。「在香港生活有時也真的很累人,連喘息的空間也不太多,挺辛苦的。」相信不少打工族,看見這照片也會深有共鳴。

Kinho更多的作品是拍攝街上的低下階層,有朋友曾質疑即使他拍下他們,也不能改變他們艱苦的生活。「其實我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但既然我留意到的話,就希望記錄這些被遺忘的人。」從前他每逢走過彌敦道泰林電器舊址一帶,看見一位露宿伯伯都會拍他。直至某天,他發現再也看不見伯伯了。猶幸,還有照片為他留下紀錄。

這次展覽其實是Ménos七月發佈的同人攝影集《Prologue: Hong Kong Street》的延伸。攝影集融合各個攝影師的作品共同編排,以黑白照片為主。
這次展覽其實是Ménos七月發佈的同人攝影集《Prologue: Hong Kong Street》的延伸。攝影集融合各個攝影師的作品共同編排,以黑白照片為主。

以相片呈現內心世界

這次相展主要分為兩個部分,餐廳內有一系列以彩色為主放置於燈箱的精選照片,外面則有集合過百張黑白照片的photo wall。坐在一旁的另一位參展攝影師Joe Lee緩緩接口道:「我們都喜歡拍黑白相,沒有色彩讓人更集中看主題,更容易看見影像深層想表達的意思,不少攝影師會以黑白相表達內心世界。」

Joe坦言,早前在自己的人生低潮,看到的事物都很灰暗。「當我在生活裏看見不開心的事,很想說出來,就會用相機記下。相片,就是攝影師的說話。」細看Joe的照片,無論從街上小人物的神情,或迷濛的街頭掠影,確有一份沉鬱的感覺。

問他們想藉相片呈現一個怎樣的香港,Joe拋下一個問題:「我想講的,都已從相片給你看了。不同人以各自人生經驗去看,會有不同的感受,你看出來又是否你的香港呢?」

Kinho覺得展覽以燈箱展出照片很有香港的感覺,這就似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燈。
Kinho覺得展覽以燈箱展出照片很有香港的感覺,這就似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燈。

 

《Prologue:Hong Kong Street》

日期:即日至1月5日

地點:何蘭正(中環蘇豪卑利街65-65A號地舖)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k191205charlotte-00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