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A十三年後 他們仍是那樣的Pink
熱門文章

粉紅A十三年後 他們仍是那樣的Pink

23.01.2020
月鳥

Comeback一字常用於海外的音樂人、樂隊,不過今次是用來形容本地Indie樂隊「粉紅A」,因為他們早前發表的第四張專集《為藝術犧牲》,跟前作《她來了》 相隔了足足十三年,這在本地Indie獨立音樂歷史中該是前無古人,更重要的是這不是所謂什麼流行經典XX年,不是為了演唱經典老歌而回歸,他們帶來的是全新創作,這種comeback的意義更重大,追尋的不只是集體回憶,還有未來的想像,過分地懷舊從來都是一種病態。

粉紅A早年演出前的樂隊合照
粉紅A早年演出前的樂隊合照

十三年,很多事情人面全非,熟悉的香港、人和事,已經不再一樣,難得的粉紅A仍是別來無恙,隊中四位成員:許日元(Hayden)、劉岳靈(Rodney)、黃淳業(Tim)和許行一(Yvette),他們之間包含同學、兄妹的關係,像是親切,同時又保持着香港、美國兩地的長距離合作,像是疏離,不管怎樣,陣容依舊看似簡單,但齊上齊落從來都不是易事。

而我,跟粉紅A也介乎於親切與疏離之間,我的舊樂隊Dylan Art曾跟粉紅A於某場城大雜錦Show同台演出;又曾於《Come Out And Play》CD合輯中前後腳出現;我亦曾收過樂隊隨第二張專集《潮濕》CD奉上自製迷你信件。不過其實由始至終,我們從沒有真正碰面,更莫論談天,連Say hi的機會也沒有,可是每年總有好些日子,會拿出他們的CD(要註明是實體CD,不是串流)重溫又重溫,聽着他們的作品,感覺就像翻看舊相簿,是老一輩的指定動作,卻親切感滿載。

「本土」與「曖昧」一直是粉紅A的重要基因,由樂隊名字取材自本地塑膠產品老字號紅A,再到自家廠牌告羅士打Gloucester,這名字是中環著名商廈(經重建後成為置地廣場的一部分),也是加拿大溫哥華老字號港式茶餐廳(樂隊眾人同在加拿大上大學),以至《潮濕》CD封面中的中環舊天星碼頭,一切都是來得那麼香港風情。

當年粉紅A隨《潮濕》CD給筆者的小信件
當年粉紅A隨《潮濕》CD給筆者的小信件

至於曖昧同樣跟樂隊形影不離,像將紅A加上粉變Pink,已明顯不過,而第一首認識他們的作品《陳愛男》到《體育》的同性情色、《潮濕》、《蜜桃》、《請坐》、《急停列車》的鹹趣、《深啡色》的大便,這種帶點含蓄的意境描述,還有點點黑色幽默,這些正正是粉紅A可愛之處。

來到《為藝術犧牲》,這兩個關鍵字依然是粉紅A創作的根基,《香港香港》開宗明義講我城,《大地回春》和《如平常渡過每天》都關係到我們的生活日常,即使碟內作品不是直接回應近半年發生的社會事件,但聽到《若世界在明日結束》的「可否今次 放棄上班/可否今次 與我去玩」,與《你有無試過》的「你有無試過/對人舉起你的手槍/有無試過/解構過真相」,沒有直接的控訴,悲傷卻油然而生。

雖然成員分隔兩地,但並無損粉紅A合作。
雖然成員分隔兩地,但並無損粉紅A合作。

除了社會大小事,性暗示當然不可缺,《晚飯後》要說的當然不是睇電視煲劇,「每晚/晚飯後/這首歌/直到世界盡頭/你會為我吹奏」,正所謂飽暖思淫慾,一切不言而喻;《蒼蠅的心情》、《最好的姿勢》、《昨晚夢見無人愛我》和《雨點滴在我的舌頭上》同樣送上令人聽到會心微笑的鹹濕小趣味,後兩曲的英名名稱《Last Night I Dreamt That Nobody Loved Me》和《Raindrops Keep Fallin’ On My Tongue》,就是向The Smiths的《Last Night I Dreamt That Somebody Loved Me》和B.J. Thomas的《Raindrops Keep Fallin’ On My Head》作出另類致敬。

粉紅A的音樂不斷進化,每張專集都帶來新意。有人說他們玩的是Synth-Pop,可是我認為這種電子元素僅是其風格的點綴而已,反之在樂隊身上,聽到更多的低調Post-Punk與清幽Jangle-Pop,除了經常被拿來相提並論的New Order外,還想起傳奇廠牌Factory早期樂隊,如Stockholm Monsters、The Wake、The Names的沉鬱,還有點點Felt、The Beloved影子,甚至是Indiepop的The Field Mice、The Drums的味道,當然Hayden有如Lou Reed、Lawrence(Felt)、Jarvis Cocker(Pulp)般的半吟半唱腔調,還有Tim那Metal佬底子的火辣結他,令到粉紅A不是單純因某種音樂風格而來的Retro樂隊。

我會說The Stone Roses、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comeback,只帶來一些了無新意,甚至質素比單曲B-Side也不如的所謂新作,最終目的可能是掩蓋純粹為錢而重組的銅臭動機,雖然搵錢從來不是罪大惡極,但總需有良心。《為藝術犧牲》並非重彈舊調,粉紅A展現流水行雲又佈滿張力的港式Post-Punk。從前我們保不住天星碼頭,今次我們要守住的不是單一建築,而是整個香港精神價值,犧牲……

粉紅A新作《為藝術犧牲》
粉紅A新作《為藝術犧牲》

作者簡介

月鳥,表面上是Collector,實質上是失控的Shopping Freak。什麼都買,買最多的始終是CD。

月鳥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pink0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