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杜杜專欄:花甲年華《睡公主》

05.12.2019
纖麗的公主有流麗的金髮
The Art of Animation封面
穿上黑背心的朗神
Once Upon a Time封面
有稜角的黑魔后貎
Awaking Beauty封面
一吻解咒

和路迪士尼的第十六部長篇卡通《睡公主》(Sleeping Beauty,1959年)面世至今,一晃眼就已經六十年,剛好是一個花甲子,卻依然美麗如昔,無視外面的世界早已經過無數次的天翻地覆。童話故事裏的睡美人,一睡就是一百年,醒來若無其事和王子共偕連理。生命短暫,藝術永恆。然則《睡公主》是藝術麼?我想是的。那麼就從這個角度去看看她。旁的不論,單是和記卡通片的圖片原稿,閒閒地一幅由十數萬至數十萬美元不等;一幅《木偶奇遇記》的production cell setup的售價相等於一座中價位的房子,而限量版的複製品也要二三千美元。至於和記卡通的專書畫冊,亦是陸續有來,買不勝買,連我自己也覺得有點手軟,心中思量:時不我與,先從朝露。於是買書的速度近年來頗有放緩的趨勢。只是手中還有四本專論《睡公主》的畫冊,今天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其中的三本。

The Art of Animation(1958)Bob Thomas著

這是最早的一本《睡公主》研究專書,內容是卡通長片的幕後製作花絮和過程,有大量圖片說明,其中最珍貴的是multiplane camera的解圖;這是用多層的畫面(可以多至五層)同時分層排列組合呈現,拍攝出來就有特殊的立體效果。《睡公主》一開場的公主誕生遊行慶祝活動,就是用multiplane camera拍出來的,有騎馬御林軍,有列隊朝聖貴族,有耍雜技表演的行列,一層層同時進行,異常壯觀熱鬧。更可貴的是全部由畫家一筆筆描繪經營,因此那是organic的整體視覺效果,不可以和現在由電腦弄出來的相提並論,同日而語。那是完全屬於另一個時代的藝術,已經一去不回。

Once Upon a Dream(2013)Charles Solomon著

書的內容分三部份:第一部是《睡美人》的童話故事源流,第二部份是《睡公主》這卡通片的製作花絮,比較吸引的是那些鉛筆草稿圖,可以看到畫家本來的筆觸神韻。第三部份是根據《睡公主》改編的《黑魔后》(Maleficent)。《黑魔后》不外是利用《睡公主》的餘緒,滲入了「魔戒」式的視覺感受,遠離《睡公主》原本的精神面貌。再回頭說那些鉛筆草稿。《睡公主》是和路迪士尼長篇卡通最後一部用畫匠去描繪cell上面的卡通人物。什麼是cell?Cell是一片賽璐珞透明膠片(celluloid),上面畫着卡通人物;二十四片連環的cell,就構成銀幕上一秒鐘的活動畫面。每一片cell放在固定的背景上面,就成為production cell setup,也就是一個有人物有背景的完整畫面。

那些一秒鐘二十四格的卡通人物連環圖先由卡通大師用鉛筆畫在紙上,再由ink and paint部門的畫匠將賽璐珞覆在原稿上用彩筆依樣描繪上色。連那些線條都是彩色的,而並非黑色,悅目精緻,往往一天只能畫一幅。因此二十四天的描繪,只換來銀幕上的一秒鐘。怪不得《睡公主》一畫畫了六年。《睡公主》之後的《寶貝歷險記》(101 Dalmatians,1961年),將卡通大師的原稿直接影印在透明膠片上面,因此只可以是黑色線條,然後在膠片的另一面上色,不會防礙線條。好處是省下不少人力物力,並且能夠保存畫家原來的筆觸,但是沒有了手繪彩描的悅目精緻。

Awakening Beauty The Art of Eyvind Earle(2017)Michael Labrie和Ioan Szasz著

和路迪士尼特別指定由Eyvind Earle負責設計《睡公主》的整體視覺風格。Eyvind Earle完全擺脫了和路迪士尼那種人物肥圓背景明豔的風格。他的背景設計用不透明的水粉彩,畫面多用垂直線及幾何圖形構成,連田野中的樹木都是四方形的。宮殿中的一柱一石,林中的一花一草,不論大小遠近,都畫得纖毫畢現,鉅細靡遺,那種視覺效果接近波斯掛毯,肌理細膩,細節豐富。事實上Eyvind Earle採取了Jan Van Eyck和Peter Brugel那一路的中世紀峨特式風格,厚重而又豪華。有好些畫家提出異議,認為這樣的背景設計太過喧賓奪主,分散了觀眾對背景上的人物的注意力。Eyvind Earle連人物設計也要管。《睡公主》的人物造型,特別是公主和王子,還有黑魔后,都設計得纖長秀麗,有稜有角。連三位仙女的帽子也作圓錐形。瘦長的公主卻又配上了豐厚流麗的金髮,作為平衡。

負責畫朗神Merryweather的Frank Thomas和Eyvind Earle也發生爭執。朗神司天氣的變化。她在清理住家之際揮動仙棒,輕盈飛舞;Frank Thomas要她穿全藍色的衣服,看來更為輕盈,但Eyvind Earle一定要替她加一件黑色背心;兩人一直吵到和路迪士尼那裏。結果Eyvind Earle得直。和路迪士尼的決定是:一件藝術品,整體的和諧比局部的特出更為重要。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5/MPW2665_B100-110_006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