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也辦學】為女兒開一間瑟谷學校 死讀死捱不是唯一出路
熱門文章
愉快學習

【家長也辦學】為女兒開一間瑟谷學校 死讀死捱不是唯一出路

22.08.2019
梁俊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女兒返學不開心,作為父母,可以做些什麼?向老師反映?調班?轉校?通通不是。爸爸Ricky決定為女兒辦一間瑟谷學校。一位過來人媽媽曾開玩笑說:「假如你面前有兩個選擇,一是開槍射傷自己的腳,二是辦一間學校,我會建議你開槍,因為痛楚較短,康復較快。」辦學,竟然慘過「自尋死路」?

為女兒開一間學校,課室無限大。
為女兒開一間學校,課室無限大。

扼殺創意 由小一開始

在高中的時候,Ricky已經就讀精英班。「不過我常常走堂。」他笑說。他遇過一個化學老師,在全班同學面前講書時──睡着了。「老師不會每天都睡着,但是我的確每天都睡着。」高材生走堂,圖書館成為他最喜歡的課室。猶太人歷史、美國人歷史、科學、心理學、社會學,政治及政制,甚至是不同版本的《聖經》。「讀書,就是最好的自我教育,我可以選擇自己想要了解的知識。」

那時是1977年,高中畢業後,Ricky從美國去到以色列當兵。「在外闖蕩這段日子,我對自己了解更多。」六年之後,他決定返回美國讀大學。Ricky選修人文學科,所有自選課堂都選了教育學系。這一次,他終於不再厭倦課堂。「因為這次讀書是我的選擇。」

有一次在課堂,Ricky當着教授和同學面前說:「學校是一個扼殺創意的地方,學生讀到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創意都已經燃燒殆盡。」旁邊的教授更正他:「不,扼殺創意是從小一開始。」

Ricky決心鑽研教育的問題,讀過許多大師的書籍。「大家都在批評教育制度的失敗,分析孩子學習的死結,但是有沒有解決方法呢?我作為老師可以做什麼呢?沒有人提出答案。」

大自然是最好的課室,也是瑟谷學校的重要信念。
大自然是最好的課室,也是瑟谷學校的重要信念。

在美國畢業後,Ricky回到家鄉以色列,於一間傳統女校任教。血淚史略過不談,他說了一句總結:「學生差點把我活生生吃掉。」他知道,自己不適合傳統學校的環境,加上老師薪金微薄,自己的第一個女兒又快要出生,他唯有重投軍隊的工作。雖然不用身處前線,但是要常常出國,四年過去,女兒開始長大,還有另外兩個牙牙學語的女兒,太太一人難以應付。

有一天,Ricky回家,二女兒偷偷收起他的鞋子,希望爸爸會因為找不到鞋子而「不能」離家。又有一次,小女兒不知道爸爸夜裏離家,翌日起牀,只管大哭,坐在家門前,一定要等到爸爸回來。「我知道,自己的工作模式傷害到家庭,就算他日會得到豐厚的退休金,又能否補償現在失去的一切呢?」他毅然離職,轉投商業公司,由低做起,只為了陪伴家人。

為何要讓孩子在課室坐一整天?

大女兒幸運地適應到主流學校的教學,二女兒則喜歡音樂,Ricky一早決定將她送到音樂學校。沒想到,之後才是噩夢的開始。三女兒Abigal在學習上沒有問題,卻從小學開始在人際上出現問題。最小一個兒子,則診斷出特殊教育需要。

Ricky與太太最先想到也是轉校,但是合適的學校都比較偏遠,一來遠離猶太人社區,二來遠離太太的娘家。無計可施之下,Ricky與從事教育的好朋友講起,對方鼓勵他,不如我們組一個團隊,開一間學校吧?這位朋友認識在美國麻省瑟谷學校的創辦人,為團隊聯絡上以色列的類似學校,Ricky跟隨參觀。

學生正忙着做手工,為校園設計添新意。
學生正忙着做手工,為校園設計添新意。

「第一日去到,我實在消化不到自己見到的一切,頭痛得不得了。」瑟谷學校沒有傳統課堂,主張混齡學習,校舍通常位於大自然,由同學自行決定學習的進度和方法。Ricky去到北部的一間另類學校,只見學生散落校園不同角落。有人在用電腦,有人在玩遊戲,有人在做功課,也有人在開委員會。

他走出校舍,步向草地,又有另一羣學生聚在一起,也許在遊戲,也許在學習,他也不知道。只見孩子來了又散,散了又聚,每一次有不同的學生加入,小組的活動又會有所改變。「我終於在腦海找到一個形容詞─有機。」

將心比己地理解,成年人在辦公室工作,也不會整天坐着。總有時候會走到同事座位聊天,有時會去茶水間休息,即使坐在電腦面前,也可能在看旅遊行程。「為什麼我們就要求學生在學校要坐一整天呢?」

十二歲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Ricky知道,他想為孩子辦一間瑟谷學校。他與太太、三女兒,還有兩個兒子,與其他朋友組成創校團隊。每星期開會,與官員和老師打交道、解釋理念……籌備兩年,來到學校快要創立的一天,女兒突然對他說:「爸爸,我不想入讀瑟谷學校。」

Ricky第一反應是極度生氣,明明是女兒在學校過得不開心,眼前有大好機會,而且是女兒有份籌劃,他不明白,為何女兒會打退堂鼓。「我十二歲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只是拒絕入讀,並不是拒絕你作為我的父親。」面對女兒向他說教,Ricky哭笑不得。

後來,Ricky終於明白,在籌辦學校的過程中,女兒交到幾位好朋友,她大抵累積了足夠的自信,覺得可以挑戰自己,嘗試在主流學校學習處理人際關係。「至少,女兒挑戰失敗的話,她知道自己還有這間學校作為後路。」女兒在主流中學待了三年之後,覺得任務完成,才轉到瑟谷學校繼續學習。

孩子應該為自己的學習負責,正如Ricky當初在學校走堂。作為家長,只需要為孩子提供足夠多的選擇。
孩子應該為自己的學習負責,正如Ricky當初在學校走堂。作為家長,只需要為孩子提供足夠多的選擇。

起初創辦學校,Ricky與許多家長一樣,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這些年來,學校也逐漸成為主流以外的「熱門」選擇。不少媽媽因為孩子在主流學校不開心,帶同孩子前來面試。但是Ricky曾經遇過不少爸爸當着孩子面前說:「我以前讀書也是這樣辛苦,也是這樣長大,今天不也好好的嗎?為什麼你不能捱過呢?」

Ricky明白,對於許多家長而言,這個決定一點也不容易,因為大家並不是接受這種教育長大。「面對未知,一定擔心得要死,尤其是主流的聲音告訴你,死讀死捱是唯一出路。」十年前,Ricky辭去原本的工作,專心營運學校。遇上這種震撼對話,Ricky總會以過來人的身份輔導家長。

我為孩子自豪

孩子如今都長大了,三女兒畢業後從軍,之後入讀大學修讀時裝設計。四兒子討厭考試制度,畢業後往尼泊爾和印度流浪,在救援中心照顧流離失所的孩子,啟發他成為一個社工。考試是入讀大學的捷徑,但是四兒子堅決不從,情願先修讀公開大學的課程,完成後再轉往心儀的大學,現時已經是一個註冊社工。最小的兒子,畢業後加入一間劇院,演員是聽障和視障人士。他因而學懂手語,現在是一個註冊的手語導師。

Ricky與太太為五個孩子感到自豪
Ricky與太太為五個孩子感到自豪

在以色列,二十多歲是年輕人尋找自我的階段。別人都為未知的將來感到躁動不安,Ricky的孩子卻處之泰然。他們對Ricky說:「在瑟谷學校的時候,我們已經知道,自己會有能力找到答案。」香港家長一直努力為孩子「鋪路」,有沒有想過孩子可以找到其他可能?「一個人在十歲、二十歲或是三十歲的候,對未來的想像一定會有不一樣,人就是會改變。」Ricky說:「我為五個孩子自豪。」這一句說話,又有幾多家長能夠真心真意地說出口?


五年前,面對壓力快要爆煲的教育制度,「教育大同」舉辦《教育有選擇》論壇,民間開始積極探索教育的不同可能。五年後的今日,「教育大同」舉辦《教育有選擇2019》活動,邀請澳洲心理學家來港,也邀請不同父母和教育同道中人分享,希望更多人願意反思教育,革新學習方式,愛惜孩子的家長不再因為自己與主流不同的選擇而感覺孤單。

《教育有選擇2019》

日期:2019年10月20日(星期日)
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7時30分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報名及詳情:www.facebook.com/EDiversity

梁俊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愉快學習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8/education-ricky-0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