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畢明專欄:心病還需貓藥醫

05.12.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城市不健康,急需療癒。

某些級別的憂傷,需要特別深度的治療。

貓,可能是一帖藥。

別誤會,我不是貓奴,但這個「貓與囚犯」的故事,明明肥皂劇到骨痺,婆媽得捧臉,卻高劑量得感人肺腑。令你膝蓋一軟,心頭一融,像被一塊特大特軟的暖毛巾輕擁着,世界也慈悲了多一些。

聽說,寵物可以療傷,那些毛髮軟軟的傢伙,可以令人減少憂慮、抑鬱,感覺不那麼寂寞,還可以降血壓,神奇。近日還發現,原來貓可以助囚犯更新,治癒惡行壞心性。

想像一下,惡漢、紋身佬、不好惹的大男人監犯,眉目也柔軟起來抱住小貓,膩在一起逗着玩,多麼不協調的畫面。但work!

2015年,美國印第安納州的Animal Pro-tection League,推出了一個名為”F.O.R.W.A.R.D.”的計劃,從貓隻庇護中心,取些貓兒安置到懲教所,讓在囚人士照顧牠們。意想不到,是此舉令囚犯和貓兒找到了對方,在千萬年之中,遇上了,雙贏得益。

流落庇護中心的貓,都不是投胎KOL,比較命苦,不是曾長期受虐,就是被疏忽照顧,牠們不信任人類,難相處,沒人要,被領養的機會很低。在能夠「重投社會」之前,慘慘貓需要大量愛心與耐性,這些解藥,竟然很多囚犯身上都有,而不自知。

有了貓,囚犯餵飼牠們、照顧牠們、為牠們梳理、善後,粗漢惡男都變成呵護備至的暖男保姆。

監獄是個枯燥的地方,和貓的相處,沒有計算,不必防備,純粹用貓的率性交換人的溫柔,有囚犯重新找回自己的關愛能力。久違了,原來還在。

有人錫的貓像個寶,囚犯們反正沒事幹,便團團轉弄貓為樂,慢慢養成仆心仆命為貓忙。大男人大鬍子,去編織班、參加縫紉堂,為了給貓貓織冷帽織冷衫冷玩具;一個二個動手設計貓玩具,人生,有了重心、有了目標、有了愛,踏實了。

名演員Oprah Winfrey說:”My therapy has come from paying attention to my life”。這些囚犯,都曾疏忽留意自己的人生,如今靠專注留心貓的新生,活化自己的更新。有囚犯說,能好好照顧、去愛,多好,原來我可以。

貓,給他們機會,去負責任、去照顧另一個生命,無條件地。

有了貓,囚犯不再那麼百無聊賴,照顧好貓的成功感,令他們連自我價值也提升了,大概照鏡也喜歡自己多一些,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爛。之後,有動力去求學、找工作、願意遵守規則、改善自己的衞生情況,簡直重獲新生。

經此一役,千世修來共此時,人和貓,都reborn了。

我非常尊重的心理學家Abraham Maslow 說:”We may define therapy as a search for value”,找到自己的價值,就是人生的療程。

沒有不懂愛的人,只有沒機會發現自己的人。

隔周刊出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5/MPW2665_B100-110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