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義務律師的義不容辭:不想錯過每一位被捕者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反送中義務律師的義不容辭:不想錯過每一位被捕者

6644

【#反送中義務律師】

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沒有香港人睡得好。

有一班義務律師,不但睡不好,而且「無得瞓」。每個週末傍晚開始,一接到電話,裙拉褲甩支援被捕者,在開始保釋他們的48小時,電話隨時會響,基本上都不能熟睡。

蔡梓蘊律師(Olga)便是其中之一。她是一位90後,算是年輕一代的律師。她形容,「過去一個月是我一生人通頂的總和……不過我唔想錯過可以幫助每一位被捕者嘅機會,比起前線面對刑責的人,我的付出很微不足道。」

她代表過指控警方全裸搜身的呂小姐(化名),那天當事人於 #metoo 集會站在台上迎來紫色鎂光燈,有她在旁露臉支持。

當前線幫助保釋的律師不夠人,她又挺身補位。穿梳於大大小小的警署,遇過警方多番阻礙,認為警方在削弱市民獲得法律諮詢的權利。「警方是執法者,當他們不尊重法律,甚至凌駕法律,而當權者更加縱容他們,我們做律師其實很憤怒。」

過去三個月,她接觸無數前線示威者,「(被捕者)好不容易見到律師,第一句永遠唔係講自己,係問『其他手足點?』。你其實已經比人拉咗,但點解仲會關顧他人多於自己?」

每次想到此,她都會義不容辭,願意站前多一點點,出席記者會,擔任義務律師。「我份人很普通,我都會害怕。我不是故意高調,而是有些事情是正確的,我就要去做,這不是一個香港人應該要做的事嗎?」

基本法第三十五條列明:「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

基本法第二十八條列明:「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

對於她來說,那份修來不易的專業,那些熟讀的法律條文,到了今天,是為了幫香港人爭取一個公道。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9/20190925-lawyer-thumbnail-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