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持久戰

1827
圖片:法新社

反送中逆權運動已經持續近四個月,這場時代革命展現了香港人堅韌不屈的精神。民不畏死,勇武抗爭者即使面對濫暴濫捕,仍然前仆後繼;和理非同樣不離不棄,願榮光歸香港在各個角落響起,成為民間國歌。運動雖然是跨年齡跨階層,但是走得最前、也最受針對的是年輕人。暴警連十歲的小孩都不放過,叫叫口號也要拉要鎖。

無他,因為青少年以信念先行,做事只看是非黑白,沒有成年人的各種計算。有能力的上一代想到的是移民,但這一代示威者說的是香港是其唯一的家,沒有地方可以替代。同一時間,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也在堅持做正確的事,他們也說,地球是唯一的家,we have no plan(et) B(我們沒有B計劃/星球)。

上月聯合國氣候峰會開會前的星期五,全球各國都響應由學生發起的對抗氣候變化示威,紛紛罷工罷課,以此促請各國元首於峰會通過緊急措施,避免氣候問題繼續惡化。根據主辦單位估計,這個橫跨一百八十五個國家的行動,約有四百萬人參與,是世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示威。澳洲是最早開始的大國,當地最少有三十萬人參與。而在歐洲,德國單是首都柏林,便有廿七萬人參加,倫敦則有十萬人。最多人參與的城市,就是峰會會場紐約,共三十萬人示威。

在香港,約有一百人於中環九號碼頭出席活動響應。參與者批評香港的氣候變化政策,如政府訂下2030 年的減碳目標,但卻未有提及具體政策如何去達成。微薇認為環保其實也離不開政治,單是明日大嶼這項政治任務,已經和對抗氣候變化的目標相違背。政權眼中,學生、環保人士都是no stake in society。

當學生正為地球奮戰之時,對家陣營不能用道理說服,於是製作假新聞抹黑。在澳洲,示威活動開始數小時後,一個撐煤發電的Facebook專頁轉貼一張公園草地滿佈垃圾的相片,配文是「看今天的示威者在海德公園留下遍地垃圾」。但實情卻是相片在4月的倫敦海德公園拍攝,和示威毫無關係。可惜帖文依舊瘋傳,十二小時內被分享近二萬次。這令微薇想到早前行會成員羅范的「未成年少女提供免費性服務」論,一樣可恥。

在香港,學生罷課備受各種壓力,有校長老師恐嚇、冷嘲熱諷、怒罵兼而有之;教育局則要求學校交出罷課數字。除了白色恐怖,學生也要擔心「黑色恐怖」─黑警及黑社會,開學幾天,「製」暴警在各校門外隨意截查,有學生更因受驚走避而無辜被撲在地上斷了門牙。即使最溫和的人鏈,也有暴徒襲擊學生,教育局又以噪音之名打壓。

民主社會美國及加拿大對罷課的態度則是判若雲泥,紐約市教育局於Twitter發文 :「我們鼓勵學生以安全和尊重的方式,為對他們重要的問題發表意見。」因此,全市百多萬名公立學校學生,若有人參加罷課,則不會視為缺課,但需有家長同意。多倫多教育局則要求學校避免在集會當日有任何測驗或重要的課程,以確保學生不會因為參與集會而損失及受到懲罰。

運動象徵瑞典少女Greta Thunberg接受訪問時說,明白這是場持久戰。「我們這一代一生都得面對這場危機,我們的子孫以及後代如是。為了想要的未來,我們會繼續往前邁進。」相信這也是反送中的年輕人所想吧?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6/MPW2656_B010-011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