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麗珠
熱門文章
韓麗珠
微物碎語

韓麗珠專欄:軟弱的肉身

3912
25.06.2019

肉身非常脆弱,但具有意志和心,高牆堅固,卻無法靈活移動。牆壁可以築成家,也可以建成牢獄。

當高牆成為壓迫,肉身如何抵擋?當外在世界看來已全然無光,有些人選擇回到自己的內在。

1963年,釋廣德法師在越南的西貢以自焚的方式尋求和平,要求當時的南越政府停止迫害佛教徒的政策。每個凡人都只有一副肉身,只有在面對長期的不義,無計可施時,才會押上這個生命的載具。釋廣德法師的自焚,被《紐約時報》記者大衛.哈伯斯拍下照片,刊在各報章頭條。他形容法師自焚時,被澆上汽油瞬間燃燒的身軀異常鎮靜,沒有哀號,連肌肉也沒有一絲抽動,和四周圍觀者的激動成鮮明的對比。

世界由可見的物質和無形的東西構成,最高階的暴力並不可見,卻每刻都在使人受苦。自焚是最終極的犧牲,從佛家的觀點去看,就是把世間形成苦難的業力,都在自己身上引爆,也具有讓自己的肉身成為痛苦循環的最終站的意義。釋廣德法師的遺體經過再次火化後,心臟縮小了但仍在,被稱為「聖心」。

經過漫長的越戰,連年的內戰以及戰後的極權統治,在越南選擇以自焚方式感召停戰或爭取和平的人,不在少數。真空法師在自傳《真愛的功課》中,記錄了她的社運同行者以及好友一支梅的自焚。一支梅對當時越南的狀況感到無力又絕望,曾經提議連同真空法師等十人,一同絕食,然後剖腹自盡,喚醒眾人停止可怕的戰爭。但,真空法師拒絕了這樣的建議,她認為,繼續留着有用之身,在世間進行和平運動更重要。不久,一支梅在浴佛節的清晨自焚。

如果自焚就像把自己的身體當作羔羊,獻祭給紛亂無望的世界,那麼,絕食就是在毀掉自身,終結比自己更巨大的暴力之前,在自身的內在進行的最後一次談判。

具有表達某種訴求和意願的長時間不進食,才能稱之為絕食,否則,那就是斷食。斷食是一種激烈的淨化身體的過程。通過停止進食,讓消化系統休養生息,排出毒素。除了正常的排洩,還會陸續出現排毒反應,例如疲累、流鼻水、頭痛、嘔吐等,有些人還會長出發燒或長出皮疹。惡化其實是邁向健康的漫長過程中的一站。有時候,好轉或敗壞難以一時的狀況去判斷。《聖經》裏,耶穌偶爾會到山上去作長達數天的禁食禱告,那時候,撒旦就會來試煉祂。對耶穌來說,這也是一次精神上的排毒反應。

絕食雖然是一種宣示和明志,但那其實帶着一種療癒的盼望。卡夫卡的短篇小說《飢餓藝術家》裏,藝術家讓自己停留在飢餓的狀態,既非爭取什麼,也不是為了表演,而是,他的本質就是一名飢餓者。因此,當他在表演飢餓,其實並不為了爭取注意力,而是渴求理解。世人都追求飽足,但他只能在飢餓中感到滿足,因此他注定是寂寞的,因為他只能在人們的目光下進行最長四十天的飢餓演出,四十天是人們對於人類身軀能承受最長時期的飢餓限定,也是人們能保持對飢餓好奇的最長時間。

6月9日之後,我就失去了正常的食慾。同時明白了,三十年前的六月,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所說的話:「媽媽,我很餓,但吃不下。」我並非城巿裏唯一無法進食的人,多位學者和文化界人士開始了絕食的接力。不想吃的時候,我就不吃,同時在耐心地等待,這場劇烈的排毒反應過去後,光會像命運對人的憐憫那樣,重臨這城巿。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6/thich-quang-duc-self-immolation-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