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吧!埼玉》 上一堂歷史地理科
熱門文章

《飛翔吧!埼玉》 上一堂歷史地理科

03.01.2020
永高

香港人到東京旅遊比返鄉下更頻密,留在成田機場的腳毛比在老家還要多,不過大家又是否知道:成田其實並不在東京縣,而是千葉縣。《飛翔吧!埼玉》跟大家不止上了一堂歷史地理科,還有視覺藝術科、精神保健科以及人文學科。

故事未開始前,先跟大家上一堂歷史地理科:很久以前東京、埼玉及神奈川東部曾隸屬一個大國,名為武藏國,直至1871年廢藩置縣,東京作為重點縣市發展,南方的貿易港橫濱與相模國合併成神奈川縣,還有鄰近的千葉縣以「東京小弟」之名也一味靠黐地慢慢蓬勃起來,兩地界線模糊(不止遊客,部分日本人也分不清兩地界線),剩下的就是位於北方、沒有海岸、氣溫超高、無潮流無文化超老套的埼玉縣。《飛翔吧!埼玉》說的,就是一個關於東京、千葉、埼玉三個縣明爭暗鬥的都市傳說。

424-049

因為代表三個縣的三位主角不斷以從文化差異產生的黑材料互相指責,說出不少日本人內心一直很想說但不敢說的心底話,因此國內觀眾都愛死這齣電影,戲名除入圍2019熱搜關鍵詞,大家更跟着做那個將OK反過來放胸前的超騎呢「埼玉手勢」:三隻手指舉起代表白鴿、圓圈就是埼玉的「玉」(日文TAMA有圓形之意)。觀眾想知道更多埼玉地道黑材料,完場後千萬不要離開,聽聽那唱出所有關於埼玉人被抹黑被矮化的片尾曲……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埼玉縣全日本女生平胸率最高(利申:歌詞如是說)。

接着上視覺藝術科。《飛》改編自1982年同名漫畫,由拍過動漫改編《羅馬浴場》的武內英樹執導,因此極盡搞怪誇張之能事,單是角色造型可見一斑:飾演學生會長壇之浦百美的二階堂富美像極了《凡爾塞玫瑰》從小被當成男孩培育的貴族奧斯卡;Gackt則從來不是現實世界中生活的人,戲裏戲外都堂皇華麗,而且有Gackt的地方便有馬(這個梗九十年代看過《堂本兄弟》的便明白),因此導演開戲前指名一定要由他飾演妖冶豔麗不食人間火的轉校生麻實麗;型佬伊勢谷友介做過《JOJO奇妙冒險》本身動漫味已極濃,由他飾演亦正亦邪的「東京與埼玉之間的架樑」最適合不過,更重要是他跟Gackt可以來一場男男攻受好戲連場,腐女無限FF一致讚好。二階堂的顏藝變化、Gackt的Chok到盡頭,再加上恍如十八世紀法國波旁王朝的貴族校園生活,上演一場浮華瑰麗極致瘋狂的視覺盛宴。

407-165

說到瘋狂,便要上一堂精神保健科。近代日本動漫改編電影經常可以找到這種瘋性,不管是上述提到的造型背景、文本內容、角色對白以至脈絡節奏,都有一份「視覺炫目誇張,內容異想天開」的風格,近年如《齊木楠雄的災難》、《銀魂》以至剛上映不久的《狂賭之淵》都是例子。《飛》非常貼地的說出了日本三縣市民心聲,而這些心聲以一種近乎瘋狂的形式表達出一種戲謔效果。例如電影第一幕為了要表達埼玉是一個內陸氣候奇熱無比、人跡罕至鳥不生蛋的地方,結果導演真的做了一個非常精密的儀器,讓一隻在閣樓的雞生下新鮮雞蛋、雞蛋通過九曲十三彎管道運到地面、直通平底鑊最後「自動生成」美味太陽蛋……這些瘋狂誇張的情節在電影中比比皆是,不管演的還是看的都有如神經質一樣,在堆疊如山的笑料中得到解放。

最爆笑一幕來自埼玉縣人跟千葉縣人決勝負的時刻:一河之隔兩岸聚集數萬人,雙方恍如戰國打仗嚴陣以待,只見千葉縣人率先升起戰旗,細心一看竟是X Japan團長Yoshiki!那邊廂埼玉縣人如臨大敵慌忙拉出印有反町隆史、竹野內豐巨型大頭相旗幟,千葉縣有感對抗性不足再出動小倉優子……想想水著女星太失禮還是不行,最後自慚形穢匆匆冚旗……這一幕「出生地對決」不止日本人有共鳴,共同受過九十年代日本藝能界洗禮的觀眾也笑翻天!

428-129

最後讓我們回歸到人文學科。埼玉、千葉與東京哪個縣最人傑地靈最優秀,其實無法比擬也無關重要,重要的是人的本質。人文主義的核心就是以社會上每一個人作為個體,然後努力維持個人的興趣、尊嚴與思想自由。當這些核心本質被外來力量蠶食甚至摧毀,人們便需要勇敢站出來反抗。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稱:「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羣堅定的人能改變世界,事實上,世界只能被這些人所改變。」電影中當壇之浦百美迷失時問麻實麗為什麼要為埼玉堅持到「毋寧死」的地步時,他回答:「因為有漫天繁星,夜空才格外耀眼;只要每一束光能為夜空出一分力,已經足夠。」

作者簡介

永高,傳媒工作者,認為錢鍾書最Mean「文憑是阿當的樹葉,可以遮羞包醜」;韓寒最有道理「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太宰治最一錘定音「虧你啊!好意思談什麼感想!」

永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424-049-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