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漫畫家遊歷未來 繪下香港記憶誌異

1684

我們的未來……身軀是半人半機械、唐樓要逃跑避清拆、交通工具如變型金剛、人人投入VR世界不能自拔?

這是四位本地漫家謝森龍異、Pen So、葉偉青及姜智傑的想像。四人自視為rambler(漫遊者),於未來之境漫步,並畫下明日之後的香港誌異。三十二幅作品於汽車品牌Audi的陳列室展出。早前他們把一架新車當作畫布即席創作,更不惜瞓身「攝車底」,務求落筆更準。這幅有轆的畫,暫時停在展場與畫作一併展出。

當下是未來的過去,「回憶」也是今次畫展的主題。漫畫家如何結合回憶與幻想,融匯虛實?由他們各自解畫。

Sit up式繪畫大法首現人前。
Sit up式繪畫大法首現人前。

謝森龍異:「今次的創作主題叫《機械身體》,講人為了延續壽命,不惜花費金錢把肉身換作機械,可是長命並不能等於青春。八幅畫作隱隱有連繫,但沒有故事線,主要想講生老病死,所以主角有老人有小童。人類追逐科技是為了長生,企圖挑戰自然定律,也覺得自己能擁有神的力量。科技面前,並非人人平等,享用程度貧富懸殊。另外,科技多被有財有勢的人操控,例如監控大眾一舉一動的大數據,一定是大財團才能獲得,極權也能借科技鉗制人民。日本或荷里活的科幻作品,都呈現頹廢感,我的也一樣。人對科技進步感到不安,由3G到4G再到5G,所謂的生活改善有否令我們比較快樂呢?所以畫中人大多若有所思,鬱鬱不歡。有人覺得我的畫作脫不了『喪屍味』(笑),但其實今次是偏向機械,我的第一部科幻作品《異戰》就跟機械有關,比喪屍更早。」

謝森龍異曾推出多部以喪屍為題材的漫畫作品,包括《不是人間》及《香港感染》。
謝森龍異曾推出多部以喪屍為題材的漫畫作品,包括《不是人間》及《香港感染》。
未來世界人類為了長命換上機械身體,諷刺地,畫中能有幾乎整副機械身軀的有錢人,是拖篋大媽。 窮的只能換個肩膀、下巴。細心看會發現敢於踏出黃線的是個拿着書,沒有機械身軀的女生,將來都無人看書了。
未來世界人類為了長命換上機械身體,諷刺地,畫中能有幾乎整副機械身軀的有錢人,是拖篋大媽。窮的最多只能換個肩膀或下巴。細心看會發現敢於踏出黃線的是個拿着書,沒有機械身軀的女生。
富豪喜歡給女人擁簇,借換上機械身軀希望長生不老。富豪張開雙臂,呈十字架模樣,有種挑戰造物主的意味。
富豪喜歡給女人擁簇,借換上機械身軀希望長生不老。他張開雙臂,呈十字架模樣,有種挑戰造物主的意味。
媽媽重機式「照顧」小孩,似打仗多於應付日常。畫面上重下輕,反映家長把沉重壓力壓在小孩身上。
媽媽重機式「照顧」小孩,似打仗多於應付日常。畫面上重下輕,反映家長把沉重壓力壓在小孩身上。

姜智傑:「香港人多擁擠,大家都想借VR擴闊生活空間。將來人人戴上VR頭盔,進入不同虛擬國度。《頭盔》系列每幅畫作代表VR各個應用層面,包括購物、旅遊、打機、社交,甚至戰爭。頭盔本身用來保護自己,未來的人借它與外界隔開。你有這個經驗嗎?跟朋友吃飯,大家好像不能接受dead air,一有空檔總會拿電話看,好像接受不了『靜一靜』。畫中的頭盔有很多電線插頭,但近乎全部沒連上,比喻跟現實斷絕連繫。虛擬世界資訊豐富,表面多姿多采,但畫作主角都悶悶不樂,我刻意用鮮艷顏色製造反差。創作時我邊想邊畫,很多細節都是當刻想到就下筆,我會形容像編織,每幅都沒計劃會織出什麼。」

姜智傑曾於最近停刊的《Co-Co!》漫畫雜誌發表漫畫作品《森巴Family》。
姜智傑曾於最近停刊的《Co-Co!》雜誌發表漫畫作品《森巴Family》。
這幅畫大眾於社交評台發言的「不負責任」,具攻擊性,炮、刀、筆尖向後發射,比喻大家留言後隨即拋諸腦後,卻盡情刻薄。
這幅畫大眾於社交評台發言的「不負責任」。具攻擊性的炮、刀、筆尖向後發射,比喻大家留言後隨即拋諸腦後,所以盡情刻薄。
大家花時間打機,有時只為拿到代表榮耀的獎盃,為「開到嗰一格」而滿足,有時根本並不享受那個遊戲。
大家花時間打機,有時只為拿到代表榮耀的獎盃,為「開到嗰一格」而滿足,有時根本並不享受那個遊戲。
將來透過VR大家可以隨時回到我們懷緬的七八十年代,那時我們用有線攪盤電話、聽卡式錄音帶。
將來透過VR大家可以隨時回到我們懷緬的七八十年代,那時我們用有線攪盤電話、聽卡式錄音帶。

葉偉青:「我的《香港重機》將本土交通及運輸工具變成一個個重機主角,今次展覽畫作增添環境元素,建構當中的世界。我喜歡殖民地時代美好的香港,幻想了另一條時空線,架空真實歷史,那個香港一直延展會變成怎樣。歷代不同款式的電車這樣疊起行駛會否倒下?那是想像,你不能問技術上這樣是否合理(笑)。香港只有很少創作人玩科幻機械主題,因為通常都沒什麼好收場,外國反而有大批人看中香港場景,例如Pacific Rim、《攻殼機動隊》等等。可能我們對這些景物太熟悉,不覺得特別。今次我持別把糖街的行人天橋放進畫中。畫中有掛上同德大押招牌唐樓、中巴、舊式電氣化火車。或者有終有一天小輪、電車都會消失,即使仍然保留,當中盛載的情感與精神都不一樣了。以前坐渡海小輪可以夠時間食餐蛋麵的,維港愈填愈窄後,現在坐一陣已要落船了。我們愛懷舊,記下消失的東西是對現狀不滿,對未來不樂觀。」

葉偉青曾任職動畫公司創作總監,重投漫畫世界後繪畫《武道狂之詩》、《今晚打喪屍》,最新作品為《香港重機》。
葉偉青曾任職動畫公司創作總監,重投漫畫世界後繪畫《武道狂之詩》、《今晚打喪屍》,最新作品為《香港重機》。
日本有《十五機合體》,戰機合體打怪獸。他筆下的保衛香港機械人由十三種民用交通工具合體而成(沒有警車),包括消失了的中巴、電器化火車等。
日本的《十五機合體》講戰機合體打怪獸。他筆下的保衛香港機械人由十三種民用交通工具合體而成(沒有警車),包括消失了的中巴、電器化火車等。
䁱飛的小輪能成真嗎?
䁱飛的小輪能成真嗎?記者很想乘搭。
不同年代的電車疊起行駛,真的可以嗎?糖街天橋在此增添了科幻感。
不同年代的電車疊起行駛,真的可以嗎?糖街天橋在此增添了科幻感。

Pen So:「我喜歡《哈爾移動城堡》那種舊舊地、爛爛地的感覺,所以畫了這個『移動城寨』系列。八幅畫有條故事線,講述未來香港全是摩天大廈,但因為地契問題,有一座大型唐樓建築在城市中心沒有被拆。有人覺得它『篤眼篤鼻』,希望政府拆掉,但居民很想保衞家園,就把它改裝為移動城堡避過政府追捕。我平日多畫景物,今次希望創作角色。這座唐樓有對很幼的腳,能夠輕型地走得好快,不像一般機械人步伐沉重。由於它只係居民用土炮方法改裝,並不是很高科技,所以它一邊逃跑,一邊會跌出很多零件。最後一張畫會跟我之前的《香港災難》著作有連繫,「移動城寨」最後會藏身於舊式建築物散件堆填區。為何它不能留在前一張畫的森林之中?因為我喜歡sad ending,覺得比較貼近現實,寧願看的人感觸。故事將來會繼續延伸,『移動城寨』將會在堆填區內遇上其他更早隱身於此的『移動唐樓』。」

Pen So 2016年出版首部繪本《香港災難》,翌年與余兒出版《九龍城寨:浪漫大逃亡》。
Pen So 2016年出版首部繪本《香港災難》,翌年與余兒出版《九龍城寨:浪漫大逃亡》。
城市發展容不下非摩天大樓的舊建築,唐樓只好展開「走佬之旅」。
城市發展容不下非摩天大樓的舊建築,唐樓只好展開「走佬之旅」。
唐樓被推土機窮追,Pen So刻意以黑影表達這一幕,製造卡通感。
唐樓被推土機窮追,Pen So刻意以黑影表達這一幕,製造卡通感。
唐樓最後躲於建築廢墟之中,但這只是故事的另一開端,並非最終結局。
唐樓最後躲於建築廢墟之中,但這只是故事的另一開端,並非最終結局。

《R4MBLER–The Memory of Tomorrow》
日期:即日至14/4
時間:10am-8pm
地點:尖沙咀漆咸道南79號中國五礦大廈地下Audi陳列室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dev.cul.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4/y190329jenny01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