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所有壞消息,對記者來說,都是好消息。唯一例外的壞消息是,記者自己的生存受到極大威脅。生存受到威脅,有兩個意思:一是記者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一是這個行業再無法讓記者以過去那種方式存在。《明周》記者莫坤菱採訪了不同年代的記者,有人在十字路口徘徊,有人選擇離去,有人一往無前。林社炳說:「世界需要記者。」也許,老記者從來不會死,他們只是慢慢離開。(圖為當年陪炳哥出差的好拍檔。)
至少,在這個階段,我們還沒有被「有樓有高潮」這種「信仰」蠶蝕;至少,我們還沒有堅決擁抱着「嫁個有錢人」和「娶個有錢人」的「遠大理想」。那些年,太遙遠;回憶起來,卻太接近。一陣甜,一陣痛。傷口原來未好。過去原來仍在目前。傷痛與甜蜜,成為一種對遺蹟的憑弔。原來真正的愛情是這樣的。
護理專業自古以來備受尊重,南丁格爾的白衣天使形象深入民心,加上近年各大專院校提供護理專業學位,因此許多年輕人視護理為理想職業。然而,業界看到的可是不一樣的現實,這份職業可能令人厭惡、沮喪,甚至感到不值得...
遊走香港山徑,除了為崗巒秀色,食物也教人期待,無論是中途歇腳醫肚,抑或在終點時吃碗餐蛋麵。加油站未至於有豐盛美饌,更多時候只是供人稍歇,補充體力。香港人以食為天,把士多視為美食景點,甚至過於依賴士多補給,成為了本地獨特的行山文化。
儘管要戒的東西,千奇百怪,戒吃零食,戒玩電話,戒八達通,戒打機,戒煙酒,戒朋友,戒新聞,戒臉書,戒拍照,以至戒掉一段感情;可是,能夠思考戒或不戒,已經是一種祝福。太多情況,我們連戒或不戒的自由都沒有。
餐飲界男公關,為人腌腌臢臢,貪食愛煮好品味。半途出家到倫敦藍帶學藝,又在星星餐廳刨過薯仔,閒來揮刀弄鑊,整色整水餵飽知己餓鬼。
2018年1月20日,法國世紀名廚Paul Bocuse駕鶴西去,同年8月6日,另一法國巨匠Joël Robuchon亦撒手人寰; 得聲明,這裏不是什麼2018年廚界大事回顧,而是兩個人的離世隱約叫人有一種慨嘆,好像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今時今日,法國菜的時代精神是什麼?甚至到了二十一世紀,法國菜何去何從?
摔角是現實版的「超人打怪獸」,而且是真人,現場,1 take過,冇NG。 摔角有規則講體能─是運動;摔角的出招接招都有套路─是武打電影;摔角的選手有角色,擂台上有劇情,就像粵劇中的文武生正丑角,也是電影中的復仇者聯盟─是娛樂。 你可以說摔角是假,因為誰勝誰負誰攻誰守,都是劇情安排;你也可以說摔角是真,因為拳拳到肉空中翻騰落地有聲,都是真材實料真功夫。
熱愛飲食美學、東方花藝與茶藝,矢志追求「和、樂、靜、雅」的人生。希望透過健康的家庭料理, 把美感的領悟伸延到餐桌設計和花藝,打造和諧又溫暖的氛圍。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難為記者 香港藝術節 時裝周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