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城皇街綠色的木窗,藍色的通花鐵閘,紅白色的地磚,見證着樹長高人長老,有人來,有人往。百年花崗岩樓梯,見證着孩子和老人的交替。 當城市大到一個地步,我們的家已經被貨品佔據的時候,「卅間」的「社區客廳」告訴我們,客廳的「客」不止於顧客的「客」。假如要了解生命,重要的是,我們不要看最大的東西,我們要看最小的事情。
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終於揭曉,感覺未夠喉?不如重溫《明周》與部分得獎電影參與者的詳細訪問。
今年法國五月以"Voyage"(旅程)為主題,攝影師維利.羅尼為逃避戰火避逃至南法普羅旺斯,拍下亂世中的百姓生活,女性藝術家妮基受西班牙建築師高第的奎爾公園震撼,扭轉了她往後的塑像規模,走出情緒陰霾。記者訪問不同界別的法國藝術家,他們不約而同提到,想用更淺白的方式接觸大眾,把不公平的隱形桎梏打破,曲高並非只能和寡。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曾經有近八百間唱片舖,但到了2019年,留下來的,不計連鎖分店的話,三十間也沒有。可是廣東樂壇只要還有出唱片的一天,唱片舖便有存在價值。香港音樂人沒有放棄實體唱片。麥浚龍與謝安琪的新碟包裝成小說模樣,228元一樣賣斷市,坊間更炒至過千元,證明CD精品化,還是有生存空間。唱片設計師一樣繼續交出好作品。唱片不會消失,唱片舖也一樣,你願意珍惜嗎?
有家,不一定有根。在香港生活不適,移民是不是唯一的藥方?抑或,可以嘗試在現代過遊牧生活?
所有壞消息,對記者來說,都是好消息。唯一例外的壞消息是,記者自己的生存受到極大威脅。生存受到威脅,有兩個意思:一是記者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一是這個行業再無法讓記者以過去那種方式存在。《明周》記者莫坤菱採訪了不同年代的記者,有人在十字路口徘徊,有人選擇離去,有人一往無前。林社炳說:「世界需要記者。」也許,老記者從來不會死,他們只是慢慢離開。(圖為當年陪炳哥出差的好拍檔。)
至少,在這個階段,我們還沒有被「有樓有高潮」這種「信仰」蠶蝕;至少,我們還沒有堅決擁抱着「嫁個有錢人」和「娶個有錢人」的「遠大理想」。那些年,太遙遠;回憶起來,卻太接近。一陣甜,一陣痛。傷口原來未好。過去原來仍在目前。傷痛與甜蜜,成為一種對遺蹟的憑弔。原來真正的愛情是這樣的。
罕見病又稱為「孤兒病」,患者人數少,研發藥物成本高,前線醫護人員缺乏經驗,再加上政府有意無意忽視,罕見病患者恍若社會的「孤兒」。關顧病人中的少數,並非動輒耗資巨大。只要換一種視角,看見他們,並不是那麼「貴」。罕見病沒有大家想像中那樣罕見,真正「罕見」的是我們的平等心。沒有人是孤島,每個人都連在一起。如果他們是孤兒,世上誰又不是孤兒?
護理專業自古以來備受尊重,南丁格爾的白衣天使形象深入民心,加上近年各大專院校提供護理專業學位,因此許多年輕人視護理為理想職業。然而,業界看到的可是不一樣的現實,這份職業可能令人厭惡、沮喪,甚至感到不值得...
每年三月,香港就是「藝術大爆炸」。國際級藝博展覽如Art Basel Hong Kong、Art Central,接連舉行;不同畫廊也將最好賣、最搶眼的作品趕在三月推出。這一個月,全球頂尖藝術品湧現於港人眼前,媒體趕着報導、公眾搶着打卡⋯⋯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眼鏡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