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每次重看經典電影《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總是感觸。教育是偉業,現實卻有太多人只把教育當成職業。電影中,年輕的文學教師套詩歌於日常,在介紹自己的第一堂課上引用美國詩人Walt Whitman的詩中一句:”O Captain, My Captain”。老師如船長,在教育中解放學生思想,讓下一代能在時代的狂浪中仍然活出自己。 電影以外,現實世界汪洋一片,無限迷茫的時候,希望你我都有船長,甚至當上自己的船長,最後找到人生的寶藏。
一個煙霧瀰漫的「催淚之都」。 2014年的928,警方發射87顆催淚彈。 2019年的自由之夏,截至8月5日大罷工,警方至少發射了1800顆催淚彈、310海綿彈、160發橡膠子彈、20枚布袋彈;警方拘捕至少568名市民,年齡介乎14至76歲,罪名包括:非法集結、襲警、暴動、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以及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等。 爭相走避的人,是公民?還是暴民?暴動之名,到底由誰來定?
愛火燃起,比起硝煙與槍炮來得熾熱,戀人未及卸下重甸甸裝備,以滅煙手套執子之手,隔着朦朧的眼罩眉目傳情,戴上「豬嘴」親吻對方的「豬嘴」,此情此景,看上去比任何情侶親暱卻又令人神傷。亂世,不是考驗力量的地方,而是考驗一個人內心的時候。
又是時候辦年貨! 華人都喜歡以食物寄意,祝願對方豐衣足食。港式蛋卷作為一種傳統禮品,卻總是讓人又愛又恨,愛它圓圓碌碌象徵團圓多福,愛它色澤金黃寓意黃金滿屋,但又恨它吃過必留痕迹,試過嘗味時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頓時像投擲了一枚震撼彈,口裏連手裏的蛋碎四射,完美擊中周遭旁人,當他們回過神來,我就低下頭來,淡定整理案發現場,補上一句:「落地開花、富貴榮華!」 說起來,蛋卷已陪伴港人數十載,由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香港,木頭車上的新鮮手造蛋卷讓街頭瀰漫一片蛋香,處處惹人垂涎,成為上一輩的兒時回憶,時至今日,手造蛋卷除了有碩果僅存的老字寶號仍在默默耕耘,也有人轉戰網店,醉心改良本土手工蛋卷,注入新元素,研發多款口味,又堅定地保留充滿蜂巢洞外表的本土特色,讓港式蜂巢蛋卷永不落伍,以另一種方式讓傳統食品得以承傳。 或許有人以為,蛋卷不過是由雞蛋、麵粉、牛油、砂糖打發而成的蛋漿,在發熱板上烤一烤、捲一捲,不難。原來,每研發一種新口味都是一場浩大的工程,由爐溫、雞蛋與牛油的比例、食材的來源、口感等等,都要重新調配,屢敗屢試,而仍願意在看似平凡的蛋卷中下苦工的,都各有特色、自有故事。
有言道:創業難,守業更難。 這是一個歷久常新的迷思,就像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行業,只要經歷滿一個周期,這個問題就會再次浮現。 而距離香港不遠的新加坡,亦同樣面對如此困境。隨着時間的推移、城市的發展,有些曾讓兩、三代人集體迷戀的老字號,也開始面臨經營的危機。 而當中,飲食業所面對的問題最是嚴峻。長久以來,行業工時長,環境也欠佳。因此,隨着社會的經濟轉型,新一代人機遇增加,讓店舖有了世代交接的困難。縱然新加坡政府於去年申請將甚有代表性的小販飲食文化,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但這卻未能及時紓解飲食手藝快將失傳的問題。 問題的癥結所在,相信在於新舊兩代人的心思對弈、傳承的意義所在,還有當地相關政策支援。這次特地走訪了新加坡數家名店,同時拿着放大鏡窺探,在這世代的承傳問題,該有怎麼樣的出路。
時代,是屬於誰的?今次INNER的一月號,我立下「始」(begin)這個主題,英文的延伸詮釋有五個詞語: start, empty, 0, arise和originate,五個都是開始,卻暗喻不同的意思;每個人的開始都是從零洐生的,是一種emptiness、一張白紙、還是有升值潛能的arise,就是看你怎樣看「開始」這種處境。   回顧過去這一年香港的處境,我們流了太多眼淚,肩上揹負過重的擔子。在極艱難的時候,我常常聽到一句:「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的確,雖然陰霾仍未褪去,我仍是每天存感恩的心,因為我為自己還有活着的氣息而感恩,只要活着,將來還有無限可能性。我們的上一代人總愛說「一代不如一代」,而到了我這代人,我終於可以說:「我以新一代年青人為榮。」這一代生於2000年千禧後,不但勇敢無懼,更有靈活的頭惱,反應極快,並不是填鴨制度下死讀書的一群。今次INNER的專題,精心邀請了八位千禧後的時裝界新人類,各自懷抱理想,對時裝各有熱枕,勇於去試,青春就是不怕有錯,只怕就此錯過;他們去年剛從時裝學府畢業,畢業時裝系列亦很有水準,不少內容涉獵世界事件或一些鮮為人知的不公平制度,例如女性割體。可想而知,這一代年青人的將來,將是無可限量,說不定跑出了一顆國際新星。我看時代屬誰,不是口說的,而是憑各人雙手去開創,只要仍懷抱理想,每一天都能重新出發,每一刻都是新開始。   //Jiff Chung 執行編輯及時裝總監
身處香港的我們也許是時候意識到,自己正在目擊並且體驗的,是一個社會的集體信心崩壞:在謊言蓋過真話,虛偽壓倒真誠,雄辯勝於事實的時代,我們逐漸分不清真與假,更失去尋找到「真相」的信心。在黑白不分、是非顛倒的世道,堅持對「真」的追求更加重要。這期文化專題走訪港台兩地,訪問了三位在不同界別裏求真的人。三人位置崗位迥異,但都明白,真之可貴。不屈的求真精神,就猶如漆黑中明滅的燈火,會引領人們走向光明與希望。
寫給小朋友的繪本,為什麼大人也愛讀?是為了繪本的溫柔,還是為了貼近野性的原始快樂?單純想投入迷人的圖文之間,還是想避開紛擾世情,找回初心看看?期待小繪本開啟的大世界嗎?抑或懷念一加一不是一的奇思妙想?可會掛念內心那個久違了的小孩?那個小孩有沒有提醒你,千萬千萬,不要成為他討厭的那種大人啊?
連根拔起,不少人都如此形容移民。真的嗎?根,真的如此容易拔起斷掉嗎?走訪桃園、宜蘭、台中和台南,受訪者離開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人為了下一代的教育,有人為了在人到中年轉換跑道。因為熱戀,因為追夢,因為退休,因為恐懼,但是,最後大家都來到了台灣。移民去台灣,與移民去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瓦努阿圖,到底有何分別?分別在於:移民去台灣,之後會否又要再走?
2019年11月9日是柏林圍牆倒下三十周年,今年的德國紀念活動以前東德地區和平革命為主題展開。 當年的故事,佔據世界各大報章頭條。故事教訓我們:一道牆,可以在一夜之間出現;同樣,也可以在一夜之間倒下。 我們在前東德城市探尋歷史的蹤迹,尋訪時代舊場景和被淡忘的小人物。圍牆高聳的年代,有人選擇拚死越境,有人選擇走上街頭疾呼,有人選擇留守家園,狹縫中尋求自由……三十年過去了,當日的選擇如何影響今日的生活? 美國第三任總統、《獨立宣言》起草人Thomas Jefferson說:「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